当前位置:威尼斯人 > 文学 > 【荷塘】活着的意思(随笔)

【荷塘】活着的意思(随笔)

文章作者: 文学 上传时间:2019-10-06

  一
  “妈,我还想到外面去闯一闯,在家里是没有出路的,大勇还在合肥等着我呢,我对他说过了春节就回去的,我不想失信。”刚过了春节初六,晚饭后岳小明对正在收拾家务的母亲说道。
  “不行,不准许再出去了,前次出去遭了那么大的风险,害得我与你爸在家整天提心吊胆的,幸亏你机灵逃了出来,要不我们兴许就看不见你了,可不敢再让你走了,在家里虽然日子过得穷点,可心里踏实稳当些!”母亲陈艳红停下手里的活回头严厉地说道。
  “就让孩子去吧,我总觉得窝在家里没什么出息,现在又有大勇那孩子作伴,我想应该没什么问题,就让他去外面再闯荡闯荡吧。”岳部举一边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一边说道。
  “就你不疼儿子,前次孩子出去那一遭,结果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你还嫌不够,这次还支持他出去,你是头脑装了浆糊糊了!”陈艳红气呼呼地说。
  “哪个说我不疼儿子了?想当初,我父亲他们是为了活着而活着,到了我们这一辈,我们两个是为儿子而活着,儿子能活得好才是我们俩的心愿,整天窝在家里,面朝黄土背朝天,地里也刨不出个金疙瘩来。孩子自己想干什么,就由他去吧,别再拦着了。”岳部举一边说着一边熄灭了烟火,把铜烟斗头在板凳上磕了两下,装进荷包带里,缠了一下,然后别在了腰带上。
  “唉,既然你支持他出去,我也没什么好说的,这个家还是你做主。”
  “不过出去后自己要小心,遇事别逞强,别与人发生争斗。做事要勤快些,勤快的人总能招人待见的。”陈艳红看阻拦不住,叹了一口气,声音哽咽着冲着丈夫说完又转过头叮嘱儿子。
  “嗯,你们就放心吧,我也老大不小的了,别老担心我,遇到事情我自己能解决的。”岳小明一看母亲流泪,赶紧拿了一条毛巾一边给她擦拭一边安慰道。
  “那你多带些衣物,注意身体,别太劳累了,常寄信回家,春节也常回家看看,遇事冷静,别惹事!这些钱我们用不着,你带着,出外身上多带钱人才有底气,吃饭要及时,别饿着了……”陈艳红默默地为儿子准备临行前的衣物物品。把年前儿子带回来的钱都拿了出来,塞进他的箱子里,嘴里还前言不搭后语地不停地唠叨着。岳小明阻拦不住,只好由着她装好了箱子。
  初八的早上他们三个起了个早,陈艳红做好了饺子,预示着出门会顺顺利利发大财!一家坐在一起你推我让地吃完了饭。岳部举帮助儿子把行李捆在自行车上,看见儿子要走了,陈艳红执意要出门送送,她一瘸一倒地跟在身后,不停地重复着前二天的话语。岳小明连连答应着,搀扶着她慢慢前行着。送了一段路,绕过了村口池塘边,岳小明就让她回去别送了,等春节自己一定早点回来。劝了好久,她才停住了脚步,看着儿子的身影渐渐远去,心软的她眼泪又充溢了眼眶,模糊了她的视线,不断地撩起衣角擦拭着眼睛,许久才转过身一瘸一拐地慢慢地走了回去……
  “爸,我把妈给我的那1000元拿出来放在我房间的席子下面了,我出门带个400元就足够了,不用带那么多钱,你回家也别告诉她,免得她生气着急上火的。”
  “我到了安顿下来就寄信告诉你新地址,别担心,没问题的。”岳小明临上车前回头和父亲说道。
  “你个傻孩子,那怎么行呢?哎,你气死我了……”岳部举一边埋怨儿子一边着急,但是儿子已经上车了,只能又气又急地不断地埋怨着儿子。
  汽车启动了,慢慢地向前移动着,岳小明打开了车窗,招手向着父亲喊道:“爸,你回去吧,好好照顾我妈,钱的事情一定不要告诉她……”
  “嗯,知道了,在外一定要小心,常给家里寄信……”岳部举也向儿子招着手叮嘱着,直到汽车的影子消失在视线外……
  
  二
  “突突突……突突突……”汪兵带着头盔骑着刚买回不久的摩托车载着他的小伙伴吴勇敢,在村前村后的大小路上不停地练习着漂移技术。
  “这里有个小酒馆,咱哥们去喝点酒吃点饭,肚子早饿了。”汪兵把摩托车停在路边一家名叫醉八仙的小酒馆门前,带着他的兄弟吴勇敢进了房间,吆喝店老板给烧几个菜,来一瓶芝麻香白酒。兄弟两吆五喝六的猜拳喝着酒吃着菜,不大一会儿便杯盘狼藉、酒瓶空空。
  “小兄弟,菜加酒钱一共28元,你们两个谁结算?”店老板看他们吃完了饭喝光了酒,就对他们说道。
  汪兵与吴勇敢你望望我我瞅瞅你,谁也不想掏钱,年纪稍微大一点的汪兵站起来瞪着血红的眼睛说道:“老板,今天没带钱,记个帐,以后来吃饭再结算。”
  “这怎么行呢?本店小本生意,概不赊欠,何况钱也不多。”店老板摊开双手面有难色。
  “妈啦,给脸你还不要脸了,大爷今天来喝酒都是给你赏光了,还要钱,那我今天就叫你认识认识……”话没说完,汪兵就抡起刚刚喝空的酒瓶用力向着店老板的头上砸去。
  店老板只觉得头嗡的一声,一股鲜血顺着毛发流了下来,他本能地捂住头部,“有人行凶啦!”一旁的老板娘声嘶力竭地大喊着跑过来要拼命。汪兵借着酒劲,抬起腿照着她的肚子一脚,把她蹬得老远摔倒在地上爬不起来。
  “赶紧跑,快,再迟就来不及了!”汪兵招呼着他的小兄弟吴勇敢,两人赶忙跑出了店门,跳上摩托车启动车子如风一般离去了。
  “忒娘的,有摩托车就是好,跑得快,谁也追不到!”跑了一段路后汪兵得意起来。
  他们进了星沟镇,今天不逢集,加上农忙时节,行人不多,街上空荡荡的,刚刚又喝了一点酒,头晕呼呼的。在经过镇上农业银行的时候,汪兵看见一个干部模样的中年人手里拿了一个鼓鼓的包从银行里面走出来,他像饿狗看见了一块腐肉,顿时眼前一亮。
  “兄弟,你看见没有,这个人手里拿的包里都是钱,我骑车从他面前过,你顺手把他夺过来,我们车子快,他也追不上的,这样我们兄弟以后就有好日子过了!”一个飞车抢夺计划迅即产生,汪兵鼓动着吴勇敢。
  “好,就这么干!”借着酒劲,在汪兵的鼓动下,吴勇敢真的勇敢起来。
  摩托车绕了一个弯,慢慢地接近这个从银行里取钱的中年人。这个取钱的中年人是镇建筑站的李站长李富贵,现在正值农忙时节,工人都吵闹着要工资,加上材料商也催着结算,所以他今天从银行取了准备金。他出了银行向着停在外面的自行车走去,正准备把手里的公文包系在自行车车把上,不曾想一辆摩托车从身边经过,坐在后面的壮小伙跳下车来一把抢过他装钱的包,并用锋利的刀子刺伤了他的胳膊,鲜血不断地往外流。那个壮小伙跳上摩托车,摩托车加快速度疾驰而去,只留下李富贵在那里疼得龇牙咧嘴。
  “有人抢劫啊!有人抢劫啊!”李富贵声嘶力竭地喊着,他只看到车后面那崭新的牌照数字174,飞驰的摩托车早也拐进一个巷子不见了踪影。
  喊声引得众人围拢过来,有的提醒他报警的,有的说这案子不难破的,因为时下摩托车一个镇上也没有几辆,只要派出所出警调查询问,不怕破不了案。在众人的提醒下,李富贵捂着受伤的胳臂急匆匆地向派出所跑去……
  
  三
  汪兵骑着摩托车载着吴勇敢,如过街老鼠一样惊慌失措DI穿过街上的巷道,又拐了几个弯,来到了沟边的青纱帐。他停下摩托车,与吴勇敢一起拿着拎包来到了青纱帐里,从吴用敢手里一把抢过那黑色的牛皮拎包,吩咐吴勇敢去路上望风。看他走了以后这才拉开链子,打开一看惊得他半天合不拢嘴,里面码着一捆捆大面额百元钞票,看样子得有好几万元。机敏的他立即从里面抽出十几张钞票,拉上链子,把包塞进了芦苇荡里,又用几根芦苇拴在一起做了个记号,就走出了青纱帐。来到摩托车旁,他把从包里抽出的百元大钞当着吴勇敢的面数了一下,把其中一半给了吴勇敢,说:“包里也就是一些破文件什么的,里面也就这点钱,这是你的份子钱,也是封口费,你什么都不要说,把这事烂在肚子里,万一出事了,如果将来有人问起,就一口咬定在逃跑的时候包失落了,别的什么都不要说。”
  “嗯,嗯,哥,我听你的,一定不乱说!”一下子分了近千元,长了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多的钱,把吴勇敢乐得合不拢嘴。
  汪兵骑着摩托车把吴勇敢送回了家,立即返回到那片芦苇荡,找到了做着记号的地方,把拎包拿了出来,系在摩托车把上,启动了车子,快速地带着巨款回到了家。
  “人家都在地里抢收稻子,你到哪里疯去了?你爸给你买了辆摩托车,整天骑着去疯,也不干正经事情,等将来你爸一蹬腿,我看只有乌鸦含屎给你吃!”黎英一看汪兵骑着摩托车进了院子,气就不打一处来,停下手里的活不断地数落责备着儿子。
  “谁说我不干正经事了?我出去这一趟足够你们挣十年的!”汪兵从车把上拿下那黑牛皮拎包在妈妈黎英面前晃了一下回道。
  “哪来的?里面是什么?”黎英不解地问道。
  “抢来的,是钱,有好多呢!”汪兵一边小声说着一边快速地把院子的大门关上,把妈妈黎英拽进了屋子关了门,把包里的钱都掏出来细细数了一遍,竟然有三万两千多元。
  “我的个乖儿啊,你胆子咋这么大?万一要是出事了这可是要坐牢的啊!”看着这么多钱,黎英真是又喜、又惊、又怕。
  “没事的,我的车子跑得快,再说又不是我抢的,是吴勇敢抢的,我也与吴勇敢说好了,统一了口径,万一出事了,就说在逃跑的路上包丢了。我也拿钱把他打发了,就按最坏的情况来看,就是真出事了,我不是还有姑爷在法院里吗?怕他个球,再不济也就判个几年就出来了,怕啥啊?”汪兵胸有成竹地说道。
  “我把钱先藏起来,你去把你爸找回来,这么大的事情,万一出事不得了!”黎英说着赶紧催汪兵骑着摩托车去稻田里找回正在割稻子的汪定灰。
  汪定灰一听说儿子与吴勇敢合伙作案抢回这么多的钱,还用刀子伤了人,着实吓了一跳。听儿子详细地说了经过,心里也稍微镇定了一些。便吩咐道,万一出事了,就按你原定的计划办,就说包丢了,这么多钱肯定不能交出去的,否则白抢了,还要坐大牢。他娘,你把钱藏好了,我们去田里割稻子,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汪兵,你就躲在家里哪也别去了。”汪定灰说完就与老婆黎英拿着镰刀急匆匆地下稻田里干活去了。
  俗话说,想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建筑站的李富贵李站长今天撞了个大霉运,刚从银行提出的3.3万元材料费与工人工资刚出了银行大门就被歹人飞车抢夺了,还被人刺了一刀,心里是又惊又气又急,所幸他还记得对方的摩托车牌照号是174。在众人的提醒下他赶紧去镇上派出所报了案,警方根据线索顺藤摸瓜,到县车管所查出了摩托车的主人是星星村的汪兵。派出所的警察吃了一惊,问李富贵:“你记得清楚吗?别弄错了,这汪兵可是我们镇李书记的小舅子,这万一要是弄错了可是个大麻烦。”
  “我记得非常清楚,不会错的,就是174,但是抢钱的人面相我倒是没看清楚,是俩壮小伙子。要是真的是李书记的小舅子干的,只要他交出这钱,我也就不追究他的刑事责任了。”于是一行人开车只奔星星村而来。汪定会与黎英前脚刚出门,派出所的警车就堵住了汪定灰家的门。
  “不是我干的,是吴勇敢干的。”汪兵知道事情也败露,惊慌失措之下一下子把自己的好兄弟吴勇敢给供了出来。来的警察有人对着汪兵的摩托车牌照拍照留存,一边揪着汪兵上车去找吴勇敢。不多一会,在汪兵的带路下吴勇敢被抓获了。他们被带去派出所里录了口供,根据之前的约定,他们一口咬定钱包在逃跑的路上弄丢了,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尽管李富贵苦口婆心地说只要交出钱就不再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就可以回家了,他们一口咬定钱包在逃跑的路上就弄丢了。正僵持间,醉八仙酒馆的女老板也来派出所报案,说他老公被两个吃霸王餐的歹徒打伤了头,正在医院治疗。她一看派出所里正在审问的两个人正是打伤了自己男人的那两个歹徒,立即扑上去要与他们拼命,身边的警察见状死死拉住才罢休。警察答应替她讨还公道,录了口供后她才嘴里骂骂咧咧地离去了。
  三个月后,汪兵与吴勇敢以故意伤害罪、抢劫罪二罪并罚被判了五年徒刑,送到井上圩子里劳动改造去了。
  
  四
  “房间小又窄,两人晃起来,晃的是那有钱人啊,钞票往外撒,晃的是腾云驾雾舒服又自在……”这一段时间星星村里的工作重点是计划生育罚款,捉拿大肚子的妇女去引产结扎,也有的花钱免灾送礼的,所以这一段时间钱来得快。一帮人刚刚在镇上一处酒馆里喝完了酒,天也黑了好一会了,喝多了的汪定灰推着自行车摇摇晃晃独自哼着黄色民间小调深一脚浅一脚地回家。过了小桥洞,第一家原本是岳部举的家,被他霸占后盖了三间大瓦房,开了个定灰杂货店给儿子汪兵与媳妇吴巧儿经营一些农资产品。前段时间儿子汪兵因为犯有抢劫罪被抓去判了刑坐了牢,现在只有吴巧儿一个人在家,这深更半夜的还亮着灯,里面似乎传出男人与女人的浪叫声,汪定灰心里一惊,坏了,这骚狐狸耐不住寂寞勾搭上男人了。我今天就要把这个野男人捉住,看她下次还敢?

本文由威尼斯人发布于 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荷塘】活着的意思(随笔)

关键词: 威尼斯人注册 精品 荷塘 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