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威尼斯人 > 文学 > 三十一、精武殿内试方丈 红线金丸 萧逸

三十一、精武殿内试方丈 红线金丸 萧逸

文章作者: 文学 上传时间:2019-10-13

丙火、乙木回到佛光殿,装作没事似地走进自己住的禅房,倒头便睡。 突然,有人用力地捶门叫道:“快开门!快开门!” 乙木一跃而起,要去开门,丙火连忙对他摇了摇手,道:“不要管他,叫他们敲! 快睡觉!” 乙木闻言,又迷迷糊糊地倒在了床上。 这时捶门声更大了。门外一人怒声道:“那两个小子死了么?”另一个道:“没有错,我看见他们进去的,用力砸!” 丙火无奈,只好过去把门开了。 只见门外站着十来个和尚,一个个都是怒容满面,虎视眈眈。 在这些和尚身后丈许以外,站着一位身披大红色袈裟、白眉红面的老和尚。 一见丙火,这个老和尚向前走了一步,沉声道:“你就是方才大闹藏经殿的那个人么?还有一个呢?怎么不出来呢?” 乙木闻言,由床上一跳而下,披上衣裳跑了出来,道:“打人的……是我,老和尚你要怎么样?” 这个红脸的和尚向他望了眼,由鼻子里哼了一声,道:“你的胆子可真不小,老衲我在这少林寺也有四五十年了,还从来没有见过有你们这样大胆的冒失鬼!” 说着发出了一声冷笑道:“你们闯了这样大的祸,居然还睡得着觉?你们叫什么名字?来干什么的?” 这时,他身边一个捧着簿子的和尚,弯身答道:“回住持大师,他二人一名乙木,一名丙火,是和一位姓边的施主一齐观礼来的!” 老和尚闻言,皱了一下眉道:“可有本寺发出的请帖?” 那和尚一欠身道:“有的,大师请看!”说着双手呈上了帖子。这位住持大师接过了帖子,微微眯眼看了一下,立时面色一变道:“噢……边瘦桐!”言罢惊奇地看着二人道:“你二人是同边施主一齐来的?” 丙火点头,道:“你说得不错!” 住持大师立时回过身来,道:“那位边施主住在何处?本座要同他说话!” 他身边有个负责迎宾客的小和尚,立时合十道:“启禀大师,那位边施主方才还在,现在大概是到外面走动去了!” 住持大师点了点头道:“那么,说不得,只好带你们两个人去见方丈了!” 言罢,他的面色一沉,道:“你们两个好大的胆,伤我寺内的和尚,毁我藏经殿的法像……罪大恶极,死有余辜!今夜本座亲自来带你二人去见方丈,如敢不从,可就说不得要得罪了!”说到此,一声大喝道:“与我锁了!” 随着他这一声断喝,立时就有两个和尚向外一抖手,“哗啷”的一声,飞出两条银色链子,直向乙木、丙火二人头上套去! 乙木、丙火几乎同时一伸手,已把飞来的铁链子抓在了手中,二人向后一带手腕子,两个和尚都“啊唷”了一声,差一点摔了个跟斗,链子却已到了对方手中。 那位住持大师见状大怒,厉声道:“好凶恶的两个小子!”说着,足尖一点,已扑到了二人身前。只见他双掌向外一抖,口中吐气开声,道了一声:“嘿!” 乙木、丙火一连伤了几个和尚都是不费吹灰之力,内心对于庙内的和尚,不免存下了轻视之心。 没料到,这位住持大师乃是海空的师侄晓天和尚,和龙虎风三位和尚是同辈的身份,功力相当深厚。愤怒之下,这位晓天老和尚,双掌向外一推,掌下真有万钧之力! 掌风一送,乙木、丙火二人都由不住向后猛退了一步。只觉得胸前一热,眼睛一花,差一点儿倒了下来。 二人一时大意,差一点受了内伤。乙木、丙火大吃一惊,相继惊呼了一声,蓦地向两边分了开来。 晓天禅师这么凌厉的掌力,竟然未能伤对方于掌下,不由勃然大怒,二次厉吼了一声,道:“孽障,拿命来!” 只见他足下一点,已到了乙本身前,双手一搓一抖,直向着乙木背上插去! 可是,就在这时,斜刺里蓦地袭过一股劲风。这股劲风,乍然觉出,不过是清风一缕,可是风势尾头上,却带来万钧重力。 晓天禅师为这斜刺里来的风力一荡,由不住霍地向一边跄了出去。 大惊之下,这老和尚右手在地面上一按,已飘出了数丈以外。惊心之下,细看风力来处,老和尚面上立时一怔,道:“你是何人?” 来人是一个二十三四岁的青衣少年,身材魁梧,面色微黑,一双眸子闪烁着奇异之光,这时方自由外而入。 他对着晓天禅师欠身施礼道:“大师父请谅,有话好说,何必动手动脚,岂不有失少林门风?” 晓天禅师怒声道:“施主大名是……这件事又与你有什么干系?” 少年一笑,道:“小可姓边名瘦桐,这二位乃是随我来的后辈,怎说与小可没有关系?” 晓天和尚闻言冷冷一笑,勉强合十道:“阿弥陀佛,原来你就是边瘦桐,边施主。” 说着嘿嘿一笑道:“边施主既然出面,这件事情就好办了……” 言罢,发出了呵呵一阵大笑,手指着乙木、丙火道:“这两个哥儿在敝寺惹下了塌天大祸;不过有边施主出面,也不难解决。这样吧,就请施主随老衲去敝寺方丈处一行如何?” 边瘦桐微微一惊,目光向着乙木、丙火二人面上一扫,冷冷一笑道:“我这两个师侄初次下山,一切新鲜,如有冒犯,尚清大师多多包涵。小可保证,今后不再惹事也就是了!” 晓天禅师阴森森地笑道:“边施主,你说得未免太轻松了!” 边瘦桐一惊,不由微微皱眉道:“这么说,莫非他二人伤了贵寺什么人不成?” 晓天冷冷笑道:“岂止是伤了什么人?哼!” 说到此,一双深陷的眸子,闪射出逼人光芒,道:“这二位施主无故伤人不说,居然擅入我少林禁地藏经殿,打伤了该殿大师佛光,把宗师馆内我少林历代宗师金身法像,毁坏了四十七座……” 晓天和尚说到这里,满脸赤红,气得全身上下直抖,手指着乙木、丙火两人道: “孽障……孽障……你们两个,真是我少林寺的魔星……此事焉能轻易便宜了你们!” 他回过身来,长叹了一声,对着边瘦桐合十道:“边施主乃是老衲敬重的侠士,此事当听尊意,看看如何发落这两个孽障才好?” 此言一出,边瘦桐大吃一惊! 他真不敢想,仅仅是转眼之间,乙木、丙火竟然闯下了如此大祸。 他本来有意偏袒二人一番,可是此事重大,却令他无颜偏护。当下面色一沉,转脸对着二人道:“这位师父所说是真的么?” 丙火讷讷地道:“师叔……我们是冤枉的。” 晓天禅师一声狂笑,道:“冤枉?你二人还有什么冤枉?莫非老衲说的还有什么不实么?” 边瘦桐冷冷一笑,道:“丙火,你且说来,如果此事属真,我说不得只有让你们二人随他去了。你们也太放肆了!” 丙火垂头道:“师叔,我二人上了一个小和尚的当了,他说那里很好玩,是他叫我二人到那里去玩的;而且骗我们拿那些金娃娃练暗器……” 才说到此,晓天和尚冷笑道:“荒唐!荒唐!边施主,你能相信此话么?” 边瘦桐心知二人秉性诚朴,不会说慌,倒有几分相信,当下冷冷地道:“那小和尚法号如何称呼?” 丙火面色一红,叹道:“我们大概上了他的当了……” 乙木却理直气壮地道:“师叔,我知道,他叫头皮青,这么……高……穿灰衣裳,小眼睛!” 边瘦桐一听就知二人是受了骗了,而晓天禅师却冷笑一声,道:“敝寺有和尚七百名,法号分天、光、修、明,还不曾听过有什么头皮青……” 说到此,脸色红了一下,气恼道:“你这番谎话,又有谁信?” 乙木翻着眼睛道:“哪一个骗你……他本来叫头……头皮青嘛!” 晓天禅师脸色发青地对着边瘦桐合十道:“施主莫非也相信这些无稽之谈么?这就未免太令人可笑了!” 边瘦桐闻言剑眉微皱道:“此事,我自能查出,不过眼前二个闯此大祸,我也不便偏袒,依大师之意,要如何处置他二人?” 晓天禅师合十道:“施主放心,少林寺是有规矩的地方,老衲只把他们带往敝寺方丈大师处,查明原因,绝不会难为他二人的!” 边瘦桐点了点头,冷笑道:“如此,甚好!” 说着转脸向乙木、丙火冷然道:“你二人不听我良言相告,惹下此祸,算是咎由自取;如今只好随这位师父去见寺内的方丈了。这儿是佛门善地,想必不会怎么难为你们,你们去吧!” 乙木、丙火听边瘦桐如此说,自然也无话好说,俱都垂下头来。 晓天见状,厉吼一声道:“把他二人与我锁了!” 两个和尚正要抛起锁链,却见边瘦桐右手微微向外一挥,两条锁链“哗啦”一声,倒打了回来,差一点儿反打着两个和尚自己。 晓天禅师一怔道:“施主怎的又翻悔了?” 边瘦桐冷冷一笑道:“少林寺乃是佛门善地,焉能私自设用刑具?这两条锁链还是免了罢!他二人绝不会逃走就是!” 晓天脸色一红,点头道:“好吧!就听施主你的。” 说着向着乙木、丙火冷冷笑道:“二位请随老衲去吧,中途如想逃走,可就怨不得老衲手下无情了!” 丙火忿忿道:“你这和尚瞎说什么?如不是边师叔有令,我们早就对你不客气了,你还噜嗦些什么?” 晓天嘿嘿冷笑:“老衲此刻没有许多工夫与你们斗口,二位快走吧!” 丙火“哼”了一声,对乙木道:“走!乙木,看他们能怎么样?” 乙木点了点头道:“好吧!反正那头皮青,也不能便……宜他……” 晓天怒声道:“二人有什么话,可以到方丈处去申辩!” 边瘦桐叹了一声道:“你二人先去,我自会去看你们!” 说着转身进入禅房。乙木、丙火相互望着叹息了一声,随晓天和尚走了出去! 晓天和尚怒气冲冲地带着二人出了“佛光殿”,直向着一条廊道上行去。丙火怔了一下道:“老和尚,你要带我们到哪里去?” 晓天怒哼一声道:“不必多问!” 乙木闻言,气呼呼地道:“你们要客气,我们也客气;你们不客……客气,我…… 我们也不客气!” 晓天哈哈一笑道:“到了这时候,居然还敢发狠!告诉你,这少林寺内,有的是能人异士,你们两个还是乖乖听话的好!” 乙木冷笑了一声,道:“那要看你们……说话……中不中听了!” 晓天对于二人,真可说是恨之入骨,只是一来二人没有上锁,真要动起手来,自己不见得能讨得了好;再者,他内心对于边瘦桐,确有几分顾虑。 所以闻言后,只是冷笑了一声,并未答话! 一行数人,走向了一座大殿。 只见殿内灯火辉煌,殿外站着几个和尚,远远看见他们,急忙转身入内报告去了。 晓天冷冷笑道:“你二人可要小心,我寺方丈如今由悟虎禅师接替,悟虎禅师乃是海空长老手下最得力的弟子,你们要是有胆子在他面前撒野,老衲才算佩服你们!” 乙木冷笑道:“海空我……我也不怕,不要说他了!” 晓天心中一怔,一翘大拇指笑道:“对了!这才是好汉子!” 乙木真以为人家在夸他,当下挺了一下肚子,连声冷笑不已。丙火见状碰了他一下道:“乙木,不要上当!” 说着,他们已来到了大殿门前。 晓天和尚快步上前,向门前一个黄衣和尚合十道:“有烦师兄,通禀方丈,就说两名肇事的俗客已经带到!” 那黄衣和尚合十回礼道:“方丈已有话传下,师兄随时带人入见便了!” 晓天和尚闻言后退一步,面色一沉道:“无理闹事的一双孽障,还不进去向方丈认罪!” 说着双掌向着乙木、丙火二人背上一推。二人无防之下,被他这么大力一推,不由得一头冲了进去,差一点儿跌倒在地! 如此一来,乙木、丙火不由得大怒。他二人猛地一回身,正要出手发招,却听见殿内一人大声喝道:“大胆的一双孽障,还不住手!” 二人不由一惊,忙自转身望去,才见大殿内,气氛森严。 正中的檀木香案上,点着四盏佛灯,一个白眉皓首的老和尚正满面怒容地望着他们。 在这和尚身边,还有七名老和尚,各自披着一袭金黄色闪闪发光的袈裟! 这七个老和尚,看起来年岁都不小了,最小的也在五十开外,他们每个人脸上全是愤怒。 八双喷火的眼睛,一齐注视着乙木、丙火二人,恨不得能把他二人生吞下去! 晓天和尚合十拜道:“弟子奉命带此二人,不意二人刁恶十分,如非边施主一再开导,后果实难预料!” 正中的那位老方丈悟虎大师,仔细向二人望了一眼,不由面带惊异之色。 凭他锐利的目光,只一打量,已看出这两个人大有异于常人,绝非通常易与对付之流! 二人貌相清奇、表情木讷、打扮奇异,无不异于一般。 悟虎大师当下发出嘿嘿一阵冷笑,道:“这两个客人,叫什么名字?” 晓天怔了一下道:“名字很怪,一个叫乙木,一个叫丙火!” 悟虎老方丈鼻中哼一声,锐利的目光,再次视向乙木、丙火道:“你二人可知罪么?” 丙火忙道:“我兄弟被人愚弄,并非有心,老方丈还要原谅!” 悟虎冷冷一笑,道:“我少林寺有一条规定,身犯藏经楼者罚面壁十日,误损佛身法物者面壁百日,伤人者开除门墙。你二人两项大罪,件件都作到了极点!虽非我少林弟子,却也不能轻纵……” 说到此,大喝一声道:“未审问前,先受四十佛棍,来人!” 佛像两侧立时走出了两个持棍的和尚。 悟虎方丈手指两人,道:“每人重责四十!” 乙木双眉一挑,正要反抗,丙火一拉他,小声道:“我们就挨他四十,也不会有什么关系的!” 乙木闻言不便再发作。丙火冷冷地道:“我二人犯了错,挨打是应该的,就请快一点打吧!” 两个和尚闻声,立时走过来,举棍道:“二位施主趴下!” 乙木咬牙道:“站着也是一样!” 两个持棍和尚,对望了一眼,同时后退一步,吆喝了一声,双棍同时抡起,一五一十,棍棒生风,霎时之间,每人已打了四十佛棍! 二僧下手时特别加重了几成手劲,可是四十棍打完,二人竟是连膝头也不曾弯曲一下。 乙木抖了一下衣嘻嘻一笑道:“打完了,我们可以走了吧?” 悟虎方丈“砰”的一拍案头,道:“大胆的孽障!这少林寺乃是有佛法的地方,岂能容你二人如此横行,你二人已犯下了滔天罪行,岂能如此就算完了!” 说到此,厉叱了一声道:“取我少林十样刑具出来,这两个孽障看来身上有些功夫,不用重刑不足以昭戒!” 两侧和尚答应了一声,立时传话下去! 这座大佛宝殿,此时现出一片肃杀之气,几盏佛灯散发出灰蒙蒙的灯光,照映着每一个和尚的脸上,闪露出一片杀机。 乙木、丙火闻听之下,不禁大为愤怒。 丙火怪笑一声道:“老方丈,我们已挨了棍打,就不该再受你们欺侮了!” 悟虎方丈一拍香案道:“把他们锁上!” 话声一落,两条钢链,“哗啦”一声,直向着二人头上套去! 丙火、乙木二人岂能受此侮辱?只听得二人各自怒吼了一声,猛然一伸手,已把飞来的锁链抓在了手中。乙木向里一带,丙火向外一抖。 这样一来,两个持链的和尚一里一外,同时翻了出去。以乙木、丙火二人的手劲,这两个和尚自是摔得不轻。 悟虎方丈怒叱了一声道:“精武殿天师,速速把这一双孽障拿下!” 话声一落,由侧座上猛然站起两个和尚。 二僧年岁都在六十开外,向着悟虎合十一拜道:“贫僧敬领法旨!” 悟虎厉声道:“晓智、晓通二位师弟,手下不必留情,一切有老衲负责!” 说话之时,乙木、丙火已扑到了门口,却为晓天禅师以掌力逼了回来。乙木大吼了一声道:“和尚们,你们要怎地?”话声未完,晓智、晓通已双双扑了过来!这两个和尚,是少林寺精武殿两个大师,武功均极可观! 二僧令有法旨,手下毫不留情,身形扑到之后,晓通首先出招。只见他双手合十向外一推,施出了一招“推窗望月”,双掌上带着充沛的真力,掌风疾劲地直向着乙木肩头上抓来! 乙木肩头一晃,用“通心拳”猛地一拳当胸捣去!晓通大师冷笑了一声,只见他背脊向后一弓,乙木这一拳已走了空招。 晓通大师右腕轻起,正要以佛门“大摔碑手”制乙木于手掌下。就在这时,但见乙木牙床一动,“哧”的一声,吐出一股冷气。 这口冷气,使得晓通顿时打了一个冷战,禁不住后退了一步。 在另一边,那位晓智大师,也同样被丙火的“冰禅神功”逼得退后了一步。 两个和尚交换了一下目光,晓通冷然道:“这两个孽障,竟然擅施寒功,师兄小心了!” 晓智狂笑了一声,道:“好孽障!老衲如果连你们两个小辈也拿不下来,实在是枉掌少林精武殿了!” 说到此,只见他身形猛然向下一蹲,右掌当空一举,“朝天一柱香”,紧跟着身形“唰”的一个疾转,快如旋风似地,已到了乙木身侧。 晓智者和尚,愤恨之下,竟然施展出佛门最厉害的“洗佛衣”招式。只见他五指箕开,微微显得有些颤抖,真向着乙木右肋上摸去。 乙木右腕向外一挡,暗含着“横架铁门闸”的内功真力,他是安心要看一看老和尚有几分真力。 一上一下,两只手蓦然一接,只见乙本身形摇动了一下,可是他的“冷焰心火”却在这一触之下,传到了晓智的身上。 晓智大师虽是佛门高僧,武功精湛,可是像这种冰禅神功,他却是招受不住!就见他脸色大变,那股骤然侵入体内的寒流,几乎把他的血脉都冻住了。他禁不住又打了一个寒颤,口中“噢”了一声,踉跄跄一连向后退了三四步! 就在这霎时之间,乙木的“偷星拿月指”已得了手,只见他右臂一撤,中指一曲一直,“吭”一声,正正点了晓智背后“灵台穴”上。 这位精武殿的大师父,身子像不倒翁似地晃了一下,脸色一片铁青。只见他牙关紧咬了一下,一张口却未曾说出话来,随即“扑通”一声,倒了下去。 立在一边的晓天禅师见状,又惊又怒。 他口中怒哼了一声,足下一划,已欺到了乙木身边,二话不说,双掌一合,直向乙木当胸打去! 乙木对于这个和尚,早已恨之入骨,只是方才还有些不好意思,现在既已动手,也就顾不了许多了。这时见晓天掌到,他暗提一口真力,忽然掀唇露齿,自牙缝里龇出一股冷风。 晓天知道厉害,忙自侧身,可是乙木适巧转到了他的身后,一口冷气自背后喷到。 晓天大师蓦地打了一个寒颤,被乙木一掌劈中肋下,直荡出了六七步以外,“哇” 一声吐了一口鲜血,顿时昏死了过去。 乙木乘胜转身,双掌连环劈出,一股股冷气激射而出! 这时,丙火也和晓通打了一个难解难分。晓通一不留神,被丙火乱发的掌风扫了一下,不由打了一个冷战。 丙火是何等灵活的身手!乘机猛然发了一掌,正中晓通后心,这个老和尚也被打得向前猛栽了下去。 丙、乙对敌,不过是一刹那的时间,竟然一连伤了三位高僧。 这种情势,立时使得全殿震惊! 坐在正位的悟虎方丈一声厉叱,右手一按香案,整个身子翩然如骛般地飘了下来! 这位海空嫡传的佛门高僧,狂笑了一声道:“好猖狂的两个小子!” 他那尚未落地的身子猛地向前一伏,僧鞋轻轻一点,左右两掌同时抖出,直向乙木、丙火当胸抓去! 乙木、丙火只觉得这老方丈双掌尚未近身,劲力已先着人,其势之猛,使得二人各自打了一个踉跄,这才知道厉害。 乙木一拉丙火道:“现刀!”他口中叫着,右手一探,白光一闪,已把背后断玉刀掣到了手中。 丙火闻声,也自体会到了对方的厉害,不由地也把宝刀现了出来,随着大吼了一声,掌中刀向外一挥,闪出一道奇光,直向悟虎身上劈了下来。 悟虎方丈身未触及,却已感觉到刀光之上所带的寒气,不由得大吃了一惊! 只见他大袖向外一挥,身子已腾到了一边。当下断喝了一声道:“住手!” 乙木、丙火双双抽刀停住了身手。悟虎方丈惊怒地打量着二人道:“你们两个,莫非就是来自小南峰的么?” 丙火冷冷道:“是的,你要怎样?” 悟虎冷冷一笑道:“你二人可是冰河老人的弟子?” 乙木冷笑道:“不错的!” 悟虎闻言似乎呆了一呆,面上现出一些迟疑之色,哼了一声,道:“这么说,你二人是随那边瘦桐一起来的了?” 丙火持刀怔道:“怎么样?老方丈,你要放我们回去了么?” 悟虎忽然重重地跺了一脚,道:“老衲拼着开罪尊师,也要管教一下你们这两个不肖的子弟!” 言到此,猛地转身回案,自香案上抽出了一口奇光闪烁的长剑,冷笑道:“你二人有什么本事,尽管施展出来,看看老衲是否就怕了你们?” 说到此,掌中剑点出了一点银星,直向着乙木咽喉上刺去! 乙木断玉刀向上一磕,悟虎长剑蓦地一翻,突地大喝了一声道:“各位师父不必迟疑,一齐动手,拿下了这一双野小子再说!” 八位大师倒有三位已受了伤,在场的还剩下五位,闻声后,各自道了一声“阿弥陀佛”! 这座大殿,非是别处,正是少林寺习武斗技的精武殿,殿内有极为宽敞的场地,足可以使百十人同时展开身手。 这五位大师蓦然加入,腾跃其间,顿使得这精武殿内热闹起来。 若说对付悟虎方丈一人,乙木、丙火倒也能勉强应付,此刻加入了五位高僧,动手之下,他二人就显然地现出败像了! 这六位佛门大师联合动手,立刻列出了一个极厉害的阵式,相继发招,一闪即逝。 乙木、丙火二人,虽勉力对付,十数个照面之下,可就有些吃力了。 这五位大师,乃是晓分、晓钟、晓昏、晓晨、晓山,各持着铲刀剑杖不一的兵刃,展开了身手,可真是非同等闲。 在悟虎方丈的关照之下,他们的兵刃,都尽量避免着与二人交接,而想施展“空门如意阵图”将乙木、丙火擒住! 就在第二十七招上,乙木走了一个空招,立即被晓晨大师的蛇头杖点在了膝上的“三元穴”上。乙木只觉得双腿一软,由不住“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丙火大吃了一惊,正要分手搀扶,晓钟大师一口金刀,已快如闪电似地落了下来。 丙火猛地一滚,这口刀在他屁股上划出了四五寸长的一道口子。 丙火负痛“啊唷”叫了一声,心中一慌,悟虎并二指一点,丙火应指而倒,六名大师向外一分,同时散了开来,把乙丙二人团团围住! 悟虎方丈冷冷一笑道:“好厉害的两个小子,绑上他们!” 一旁的小和尚,早已迫不及待,跑上来用铁索把二人绑了个结结实实。 悟虎长长地吁了一口气,道:“先把二人吊起来再说!”

本文由威尼斯人发布于 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三十一、精武殿内试方丈 红线金丸 萧逸

关键词: 威尼斯人注册 精武 殿内 方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