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威尼斯人 > 文学 > 希特勒传: 第三十六章 全面崩溃

希特勒传: 第三十六章 全面崩溃

文章作者: 文学 上传时间:2019-05-06

  当西线盟军的进攻沉寂下来的时候,希特勒脑子里在酝酿着一个计划,决定孤注一掷,倾尽全力向盟军发动一次强大攻势,妄图挽回败局。

   1944年12月12日的晚上,一群西线战场上的德国高级指挥官被召到伦斯德的总部去,他们被搜取了腰间佩带的武器和手里的公事包,然后被装进一个大汽车里,在没有月光的原野上开了半个钟头,目的是弄得他们晕头转向,最后停在一个很深的地下室通道前,原来这是希特勒在法兰克福附近泽根堡的大本营。在那儿这些人第一次知道了少数最高参谋官和指挥官一个月前就已经知道的事:"元首"准备在四天内,在西线 发动一次"强大的反攻"。

   自从9月中旬艾森豪威尔的军队在莱茵河以西德军前线受阻以来,希特勒的脑子里就涌现出一个大胆设想的计划:夺回主动权,发动攻势,切断美军第三和第一军团,深入安特卫普,夺回艾森豪威尔的主要供应基地,压迫英、加军队沿比利时和荷兰边境撤退。他认为这一攻势,不但会使英美联军遭受惨败,从而使德国西部边疆不再受威胁,而且使他能转过身来对付苏联军队。这一攻势还会很快地打通阿登森林,1940年德军的大突破就是从这里开始的;而且德国情报人员知道这里美军兵力薄弱,只有四个步兵师防守着。

   深秋以来,希特勒就为他的最后的孤注一掷到处搜罗残兵余卒。10月间,他居然拼凑了近1500辆新的或改装的坦克和重炮,12月又拼凑了1000辆。他还征调了28个师,包括9 个装甲师,供突破阿登森林之用;此外还有6个师,准备在主要攻势发动之后,进攻阿尔萨斯。戈林还答应凑3000架战斗机。

   这是一支相当可观的力量,虽然远比不上1940年伦斯德在同一战场上所使用的兵力。但是要拼凑这样一支兵力,意味着取消对东线德军的增援;东线的德军司令官们认为,这种增援是击退苏联准备在1月发动的冬季攻势所必不可少的。当负责东线战场的参谋总长古德里安表示异议时,希特勒痛斥了他一顿:

   用不着你来教训我!我已经在战场上指挥了5年德国陆军,在这一时期我所获得的实际经验,参谋总部无论谁也比不了。我曾研究过克劳塞维茨克劳塞维茨(1780-1831),普鲁士将军,资产阶级军事著作家。1793年参加反对法国革命的战争。1806年参加反拿破仑一世的战争时被俘。1812年在俄国军队中服务,1814年回普军。次年参加滑铁卢战役。从1818年起,任柏林军事学校校长。著作有《战争论》等。列宁说,他是"一位非常有名的战争哲学和战争史的作家。"和毛奇,而且把他们所有的军事论文都读过。我比你清楚得多!

   12月12日晚上,被搜去公事包和武器的将军们聚集在泽根堡元首大本营,他们发现这位纳粹统帅,背已驼了,面色苍白,有些浮肿。他弯着腰坐在椅子上,两手发颤,尽力隐藏那只随时要发抖的左臂。走路时一条腿拖在后面。

   然而希特勒讲起大话来仍和从前一样。他对指挥官们作了一番政治动员:

   历史上从来没有像我们的敌人那样的联盟,成份那样复杂,而各自的目的又那样分歧……一方面是极端的资本主义国家;另一方面是极端的马克思主义国家……

   如果我们发动几次攻击,这个靠人为力量撑住的共同战线随时随地可能霹雳一声突然垮台……只要我们德国能保住不松劲的话。

   将军们散会时,"元首"的政治动员还在他们的耳朵里盘旋着。他们谁也不相信阿登攻势会成功,但是他们仍然决心尽最大的能力去执行命令。

   12月15日夜间,德军在亚琛以南的蒙却奥和特里尔西北的埃赫特纳赫之间的70英里的战线上进入他们的进攻阵地。这天晚上很黑,下着小雪,浓雾笼罩着阿登森林附近大雪覆盖着的群山。根据天气预报,会连着几天有这样的气候,估计盟军的飞机在这期间不能起飞,德国的供应线可以免遭诺曼底那样的恶运。连着5天的天气都帮了希特勒的忙,这个完全出乎盟军总司令部意料的德军行动,在12月16日早晨获得初步进展以后,接连几次突破盟军阵地。

   12月17日夜间,一支德军装甲部队到达斯塔佛洛,它距美军第一军团总部驻地斯巴只有八英里,美军仓皇撤退。更重要的是,它距一个存有300万加仑汽油的巨大美国供应站只有1英里。假如这个供应站被德国装甲部队占领,它就会进展得更远更快,因为德军非常缺乏汽油。由于汽油供应不上,它的装甲部队不断放慢进展速度。纳粹别动队斯科尔兹内的所谓第一百五十装甲旅,穿着美式军服,驾驶着缴获的美军坦克、大汽车和吉普车,横冲直撞,给美军造成了很大的混乱和创伤。

   在盟军接连遭受损失的时候,丘吉尔曾于1945年1月6日急电斯大林求援。第二天,斯大林就复电,表示要加紧准备工作,尽早从东线发动进攻。1月12日,苏军从波兰的维斯杜拉河(现名维斯瓦河)发动了强大攻势,重创德军。10天以后,即1月22日,希特勒急忙把党卫军第六坦克集团军从西线调往东线,这就大大减轻了西方盟军的压力。

   圣诞节的前一天,是希特勒在阿登森林赌博的决定性的转折点。这时德军的进攻已成强弩之末,它在狭长的突出阵地两翼所受的压力实在太大了。圣诞节的前两天,天气转晴,英美空军大显身手,大肆轰炸德国供应线和驶上狭窄崎岖的山间公路的军队和坦克。德军向巴斯托尼作最后一次尝试。德军在圣诞节那天,从早上3点钟开始,发动了一系列的攻击,但是麦克奥利夫的守军屹立不动。第二天,巴顿第三军团的装甲部队从南面突破,为守军解危。对德军来说,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如何从狭长走廊地带撤退,以免被切断和消灭了。但是,希特勒对于任何撤退的建议都听不进去,反而命令继续猛攻巴斯托尼,重新向缪斯河推进。

   元旦那天,希特勒以八个师的兵力攻打萨尔地区,并且命令海因里希·希姆莱率领一个军团从上 莱茵河的桥头堡发动猛攻。在德国将领们看来,让希姆莱带兵简直是开玩笑。这两起攻势都没有获得进展。从1月3日起,以两个军共9个师的兵力向巴斯托尼所发动的总攻,展开了阿登战役中最激烈的战斗,但也毫无所获。到1月5日,德军已放弃夺取这一重镇的希望。他们面临着被英美军队反攻切断的危险。这一反攻是1月3日从北面发动的。1月8日,莫德尔所率领的军队开始从豪法里兹撤退,到1月16日为止,恰好是希特勒以他最后的兵力作赌注发动攻势的一个月之后,德军又退回到他们开始攻击的战线。

   德军死伤和失踪约12万人,损失了1600架飞机、6000辆汽车、600辆坦克和重炮。当然,美军损失也不小,但是它能得到补充,而德军却办不到了。希特勒已经把最后的招数都使出来了。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德军的最后一次大反扑。它的失败不仅使西线的失败成为不可避免,而且也葬送了东线的德军,因为希特勒将他的最后的后备力量投入阿登战役,这一行动的不利后果马上就显示出来了。

   在苏联红军包围布达佩斯之后,古德里安曾在圣诞节前夕和元旦早晨两度向希特勒乞求援兵,以便应付苏军在匈牙利和波兰发动的强大攻势,但是毫无结果。1月9日,古德里安第三次再到希特勒的大本营去求救。他带着东线谍报处长盖伦将军,他们企图用地图和其他图表向"元首"说明,在苏军即将在北方发动的攻势下,德军所面临的十分危险的处境。希特勒听后大发雷霆。他说这些图表是"完全荒谬"的,并命令要把制图表的人关到疯人院去。希特勒硬说,东线战场"从来没有拥有像今天这样强大的后备力量"。古德里安反驳道:"东线战场是个空架子,只要突破一点,全线就会崩溃。"

   事情果然如此。1945年1月12日,科涅夫率领的集团军从华沙南面维斯杜拉河上游的巴拉诺夫的桥头堡出击,向西里西亚推进。在其北面,朱可夫率领的集团军跨过华沙南面和北面的维斯杜拉河,华沙于1月17日解放。再往北,苏联两个军团,占领了半个东普鲁士,并且挺进到但泽湾。这是大战以来,苏军发动的规模最大的攻势。仅仅在波兰和东普鲁士两地,就投入了180个师的兵力,其中很大一部分是装甲师。它们锐不可挡,势如破竹。

   到了1月27日,苏军声势浩大的进攻,很快就使纳粹面临着全军覆没的危险。那时,东西普鲁 士已经被切断。就在这一天,朱可夫统率的大军从卢本跨过奥得河,在两星期内前进220英里到达德国本土,离柏林只有100英里了。最使希特勒伤脑筋的是,苏军已经占领了西里西亚的工业基地。负责军火生产的斯佩尔说,西里西亚失守以后,德国所能生产的煤只等于1944年生产的1/4。钢只等于1944年的1/6。这就预示出1945年,对希特勒来说,是灾难深重的一年。

   垂死前的痛苦是在3月里开始的。到了2月,由于鲁尔区大部分已经成为一片废墟,上西里西亚也已经失守,煤的产量降到1944年的1/5;而且由于英美轰炸使得铁路和航运瘫痪,这些煤很少能运出去。元首办公会议上主要是缺煤问题。邓尼茨抱怨说,因为没有燃料,他的舰只有很多无法开动;斯佩尔耐心地解释说,由于同样的原因,发电厂和军火工厂也陷于停顿状态。罗马尼亚和匈牙利油田的丧失,加上德国人造汽油工厂遭到轰炸,使得汽油非常缺乏,以致迫切需要投入战斗的战斗机大部分不能起飞,被盟军的空军炸毁在飞机场上。由于坦克缺乏汽油,很多装甲师不能出动。

   对"神奇武器"的指望最后也放弃了。当艾森豪威尔的军队重新占领法国和比利时的海岸时,用以袭击英国的V1飞弹和V2火箭发射场,除了在荷兰还保留了几处以外,其余差不多全部丧失了。当英美军队进抵德国边境以后,德国向安特卫普和其他军事目标发射了约有8000枚这种飞弹,但造成的损失微不足道。

   希特勒和戈林曾经想依靠新的喷气飞机把盟军的空军赶跑。因为德国人已经制造了1000多架这种飞机。盟军的老式战斗机是无法同德国喷气飞机在空中较量的,但是这种喷气机极少能够起飞。制造喷气飞机使用的特殊汽油的炼油厂已经被炸毁了,为了使喷气飞机能够起飞而建造的加长跑道,很容易被盟军驾驶员所发现,他们被迫把停在机场上的喷气飞机炸毁。

   现在已有85个师兵力的艾森豪威尔的军队,于2月8日开始向莱茵河进逼。两个星期以后,他们已牢牢控制了摩泽河以北的莱茵河左岸。德军死伤和被俘的 又有35万人,其中被俘的占29.3万人,大部分武器和装备均已损失。希特勒为此大发脾气。3月10日,他最后一次再把伦斯德革职,换上来的是在意大利长期苦战坚守的凯塞林元帅。

   到了3月的第三周,美军已渡过莱茵河,分兵向德国北部平原和鲁尔区推进。这时候希特勒把他的仇恨从进逼的敌人那里转移到德国人民和军队身上。他接二连三地发布镇压开小差的命令,"一切散兵游勇,以及自称掉队而在寻找其队伍者,就地审讯枪决。"4月12日,希姆莱更进了一步,他下命令说,对任何放弃市镇和重要交通中心的指挥官"均处死刑"。守卫莱茵河桥头堡的一些不幸的指挥官,就这样成了这道命令的牺牲品。

   希特勒在1944年8月对纳粹地方领袖的演讲中说:"如果德国民族在这次斗争中被击败的话,它想必是太衰弱了:它在历史面前没有能够证明它的英勇气概,注定只能遭到毁灭。"

   在苏联红军和西方盟军强大攻势的打击下,希特勒的身体很快地垮了下来,这也使得他的心理受到有害的影响。指挥作战的紧张,接二连三吃败仗所带来的震惊,久居地下室缺乏新鲜空气,更加经常的大发脾气,以及遵照江湖医生莫雷尔的劝告每天服用的有毒性的药品,这一切使他的健康状况受到严重损害。7月20日那天爆炸,震破了他两耳的鼓膜,常常引起他头晕目眩。在炸弹事件以后,他的医生们劝他去长期休假,但是他拒绝了。他对凯特尔说:"如果我离开东普鲁士,它就会沦于敌手。只要我在这里,它就保得住。"

   1944年9月,他病倒了,不得不躺在床上。11月间,他回到柏林时恢复了健康。但是,他再也没有恢复对自己可怕的脾气的控制力。1945年前线来的消息越发不妙,他暴跳如雷的时候就愈来愈多了。他发脾气时,总是手脚发抖,无法控制。陆军总参谋长古德里安,曾描述过1945年2月13日他同"元首"就东线战场形势发生争吵的情况。

   "他站在我面前,举起拳头,脸上气得通红,全身发抖。狂怒使他变成了另一个人,完全丧失了控制自己的能力。在每一次发作之后,他就在地毯边上走来走去,然后猛地在我面前停下来,重新指着鼻子骂我。他几乎是放开嗓门嘶叫,两只眼睛鼓得要脱出来,额边的青筋也暴了起来。"

   就是在这种精神状态和健康情况下,这位德国"元首"做出了他一生中最后的重大决定之一。3月19日,他下了一道总命令,要把所有德国的军事工业、运输和交通设备以及所有的储备统统毁掉,以免它们完整地落入敌人之手。这些措施要在纳粹地方领袖和"民防委员们"的协助下由军事人员执行。命令最后说:"一切指示与本命令相抵触者均属无效。"这就是说,德国要变成一片荒漠不毛之地。可以使德国人民在战后维持生存的任何东西都不能保留下来。

   自己命运已经注定的希特勒,对于他曾经表示过无限热爱的德意志民族的继续生存是毫无兴趣的。他向对此举持有疑义的军备和战时工业部长斯佩尔说:

   "如果战争失败,这个民族也将灭亡。这种命运是不可避免的。没有必要考虑这个民族维持一个最原始的生存基础的问题。恰恰相反,最好由我们自己动手把这些基础破坏掉,因为这个民族将被证明是软弱的民族,而未来只属于强大的东方民族(俄国)。而且,在战争以后留下来的人不过都是劣等货,因为优秀的人已经战死了。"

   因此第二天,这位最高统帅公布了他那臭名昭著的"焦土"政策。希特勒命令:所有工厂,所有重要的电力设备、自来水厂、煤气厂、食品店、服装店,所有的桥梁、铁路和交通设备,所有的河道、船只,所有的机车和货车,必须摧毁。

   德国人民所以能够幸免这一次最后的灾难,除了因为盟军的进展神速使得这次巨大破坏无法执行之外,是由于斯佩尔和一些军官尽了他们的非凡的努力。他们终于直接违抗希特勒的命令,在国内四处奔走,保证重要的交通、工厂和商店不被那些死心塌地服从命令的军官和纳粹党棍们所炸毁。

   纳粹军队的末日就要来到了。曾几何时,这支军队横行欧洲,到处烧杀抢劫,不可一世,给十多个国家亿万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如今,它已到了尽头,在苏联红军和西方盟军的打击下,如秋风扫落叶一样,在迅速崩溃着,瓦解着。

   蒙哥马利元帅所率领的英加军队,在3月的最后一周渡过下莱茵河,向东北推进,直趋不来梅、汉堡和波罗的海边上的卢伯克。同时,辛普逊将军的美国第九军团和霍季斯将军率领的美国第一军团,分别迅速地从北面和南面绕过鲁尔区。4月1日,他们在利普施塔特会师。莫德尔元帅的B集团军,包括第十五和第五十装甲军团,共计21个师,被包围在德国最大工业区的废墟之中。它们撑持了18天,在4月18日投降。德军32.5万人被俘,其中包括30名将官,但莫德尔不在其内。他不愿做俘虏,自杀身死。

   莫德尔的部队在鲁尔的被围,使德国西线出现了一个200英里宽的大缺口,美国第九军团和第一军团的部队已无须再牵制鲁尔区,现在正通过缺口直趋德国心脏易北河。4月16日,美军进抵纳粹党召集大会的所在地纽伦堡。同时苏联元帅朱可夫率领的红军,从奥得河上的桥头堡出击,在4月21日进抵柏林效区。维也纳已在4月13日光复。4月25日下午4点40分,美军第六十九步兵师的巡逻部队与苏军第五十八近卫师的先遣部队在柏林以南75英里的易北河上的托尔高会师。德国南北被切断了。

   这时,德国法西斯的罪魁祸首希特勒被围困在柏林。德军兵败如山倒,残兵败将像潮水一般涌往西线,向英美军队投降,因为他们当中很多人在苏联作恶多端,罪行累累,深怕苏军给予应有的惩罚,所以极力避免向苏军投降。骄横一时、称霸欧洲的德国法西斯政府,在苏军、西方盟军和欧洲各国人民的打击下,已经山穷水尽,走投无路,只有无条件投降了。

本文由威尼斯人发布于 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希特勒传: 第三十六章 全面崩溃

关键词: 威尼斯人注册